首页 > 法律援助 > 法援案例
涉嫌运输毒品 无罪辩护获自由
发布时间:2017-03-29 11:35:26

 

涉嫌运输毒品 无罪辩护获自由

 

【关键词】刑事  涉嫌犯运输毒品罪 

【案件来源】法院通知

【指派单位】清远市法律援助处

【承办单位和承办人】清远市法律援助处 卢小芳律师

【办案经过】

2014年1020日,清远市法律援助处根据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依法为被告人袁某德指派本处律师卢小芳提供法律援助,担任袁某德运输毒品案的一审辩护人。援助律师接受指派后积极联系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仔细阅卷,了解清远市人民检察院控告袁某德的罪名、事实、理由和证据,并于2014年11月26日会见了被告人袁某德。通过会见,援助律师更加完整地了解袁某德涉案的经过、具体情节以及袁某德的主观心态。

公诉机关指控,第一被告人刘某根据田某(另案处理)的指示找袁某德一起到广东拿一批冰毒运回重庆,2013年11月6日,袁某德与袁某刚(已释放)租一辆牌号为渝GS5882的福特车与刘某从重庆市南川区出发至广东省揭阳市。2013年11月8日,第二被告人肖某根据刘某指示在入住的汇江酒店停车场打开福特车的后尾箱让蔡某(另案处理)将装有毒品的背包放到车内,之后四人驾车至广州。2013年11月9日,四人驾车经清连高速回重庆,当天13时许,连州市公安局侦查人员在凤头岭收费站现场抓获四人,查获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四包,净重40千克。被告人刘某、肖某、袁某德被公诉机关以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袁某德承认受雇开车取报酬,但自始至终均否认其明知涉案物品有毒品,也没有参与所谓的毒品交接过程。与袁某德同行的袁某刚已洗脱嫌疑被释放了。

针对公诉机关指控袁某德犯有运输毒品罪的罪名,援助律师持有不同意见。事实方面,第一被告人刘某提及并没有告知袁某德此行目的,袁某德并不认识第一被告人刘某提及的上家田某,田某(已归案)也称其不认识袁某德。报酬方面,如第一被告人刘某所说,从重庆到广东往返跑一趟,其许诺给袁某德3万元人民币,扣除路费、油费、差旅费、食宿费等,约几千至一万,这报酬摊在袁某德与袁某刚2人身上,报酬不算高,更说不上是“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主观方面,被告人袁敏德不存在运输毒品的主观故意。袁敏德并不知道车上载有毒品,没有参与毒品的交接,不知道车尾箱什么时候放了个背包,不知道背包里携带的是毒品,不知道毒品的种类是冰毒,也不知道毒品的重量达40千克。纵观所有证据,没有证据能证明被告人袁敏德明知是毒品而运输。

援助律师指出,被告人袁敏德承认自己在运输毒品一事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但袁敏德主观上是“不知情”的;第一被告人刘某承诺给予的报酬也不算高,也不属于“为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而携带、运输毒品的”情形。根据我国刑法“疑罪从无”的原则,建议宣告被告人袁某德无罪。

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慎重考虑,作出评判。纵使被告人刘某与袁某德没有就报酬作出明确约定,有违交易习惯;刘某专门为其购买新的手机卡联系,不合常理;但没有证据证明刘某、肖某明确告知袁某德运输的是毒品,也没有证据证明袁某德接触过装有毒品的背包。即使对刘某、肖某的异常有察觉,仍不足以判断包内藏有毒品。由于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袁某德有运输毒品的故意,因而不应认定其构成运输毒品罪。合议庭最终采纳了援助律师的辩护观点,宣告被告人袁某德无罪。

【争议焦点】

     运输毒品罪的犯罪构成,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是直接故意,即明知是毒品而运输,过失不构成本罪。如果行为人主观上不明知是毒品,而是被人利用而实施了运输的行为,就不构成犯罪。客观上,袁某德驾驶的车上的确运载了冰毒,但袁某德否认其知情。因此袁某德的主观上是否明知是毒品对是否构成犯罪具有关键作用,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袁某德主观方面是否明知毒品的存在。

涉及相关法律条文、法律问题及法理分析】 

 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本案中只涉及运输这一环节,运输毒品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人民的生命健康在客观方面上表现为行为人进行运输毒品的行为主体是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成为本罪主体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是直接故意,即明知是毒品而运输,过失不构成本罪。本案中,其他三个方面均符合犯罪构成的条件,但被告袁某德主观上不明知是毒品,受雇开车提供运输服务取报酬,从一定程度上说,他是被人利用而实施了运输的行为。

 《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部分关于毒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问题走私、贩卖、运输、非法持有毒品主观故意中的“明知”,是指行为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实施的行为是走私、贩卖、运输、非法持有毒品行为。具有为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而携带、运输毒品的情形,并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做出合理解释的,可以认定其“应当知道”,但有证据证明确属被蒙骗的除外。本案中,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某承诺给付袁某德报酬两、三万元,认定其应当知道。但被告人袁某德受雇开车从重庆到广东往返一趟,需时一周许,扣除成本等费用,袁某德与袁某刚两人一均分,就是几千元的报酬,这算不上是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因此,援助律师指出,被告人袁某德不具有该意见的任何情形,不可以认定其“应当知道”,既然袁某刚可以全身而退,那么在指控袁某德主观为明知的证据不足的情形下,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疑罪从无”的原则,被告人袁某德也应当不被定罪处罚。

【社会效果及影响】
    毒品犯罪一直处于严打的高压状态,特别是清远市,涉毒案件猖獗。在农历新年前,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袁某德无罪的判决。本来要面临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袁某德在过年前获得了新生,获得了自由,得以回老家过个团圆年。袁某德经历此案之后,远走他乡重新开始,不再与涉毒的圈子有任何交集。
【律师感言】
    在刑事辩护方面,虽然律师的调查取证工作仍受限,但律师的辩护权已得到了保障,律师可以在这一环节上大有作为。一般的刑事案件辩护思路是罪轻辩护,这是援助律师承办的第一起无罪辩护案件,确定这一思路最主要因素是被告人袁某德的本人意愿,经过仔细阅卷及与袁某德会见沟通,援助律师分析,虽然证据不是十分明朗,但从整过过程上看,袁某德等人的行为确实存在不合常理的疑点。明确告知袁某德作无罪辩护的风险后,袁某德表示接受。援助律师定好位,为袁某德进行无罪辩护并获得了成功。这说明,法律援助不是走过场,律师辩护不是走形式,援助律师在这一过程实在地感受到了律师的有效辩护,法院的民主审理,法律的公平公正。

投诉地址:广东省清远市新城8号区连江路66号司法局办公大楼。投诉邮箱:QYSF3866146@163.COM 投诉电话:3866146 3364607
Copyright © 清远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763-3304567 粤ICP备16003298号 | 粤公网安备 44180202000159号